“成为部落之主,百年之内成为边荒最大部落,若未能完成,抹杀。”

        昏暗潮湿的山洞内,夏拓靠在石壁上,脑瓜子嗡嗡响。

        他穿越了。

        一脸衰相的靠在石壁上,脑瓜子嗡嗡的,耳边缭绕着挥之不去的声音,加深了这种混乱。

        “成为部落之主,百年之内成为边荒最大部落,若未能完成,抹杀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嘶。”

        右手轻抬触碰了一下额头偏右侧的地方,一个血色大包结着血痂,剧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接着手贱又按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嘶。”

        这滋味,简直了。

        痛并快乐着,一直按一直痛爽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,小时候落下来的毛病,凡是摔伤碰伤的伤口一结痂,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就要拿手去扣,一边疼一边爽。

        “成为部落之主,百年之内成为边荒最大部落,若未能完成,抹杀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时候爸妈应该发现我挂在家里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耳边不断传来的声音他有些恼火,骂道:“能活一百岁我知足了,你退下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系统。

        “你自杀吧,不要耽误我找下家。”

        夏拓:“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最终他决定不搭理这个神经病,他一直被关在这个昏暗潮湿的山洞中,脚上有手臂粗细的藤条缠着,显然是怕他跑了。

        “账户里的钱足够父母养老,还有大哥小妹尽孝在前。”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夏拓颓废的神色微微泛起了一抹精神,他虽然没买什么比特币,但是好巧不巧的前两年存了一批显卡内存条啥的。

        自己这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要不再死一次,看看能不能穿越回去。

        最好回到几年前,弄点比特币,也能换个煎饼果子尝尝。

        最终,他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        他觉得还是回九几年投机倒把更好,说不定也能成为马爸爸口中说的站在风口上的猪。

        像隔壁回到93年的马强东博士和刘化腾主任直接在港城支了个摊子,办了个马氏黄埔,可比全场由赵公子买单强多了。

        自己穿回去也搏一把,想想就美,一直想一直美。

        “嘶。”

        没忍住又用手碰了下额头上的伤口。

        剧烈的疼痛将夏拓唤回了现实,潮湿阴暗的山洞,泥土里钻来钻去的虫子,身上破的不能再破,毛都快秃噜光了的兽皮。

        对了还有脚边沾着泥土的一块像是芋头一般的东西,有拳头大小,上面还残留着几颗清晰的牙印,这就是他的饭了。

        山洞口被一块巨石堵住,只有边上有些缝隙,有些光透进来,他这是被囚禁,而且是犯了部落里的大罪。

        两天前部落里祭祀图腾,前身好死不死的朝着图腾柱一头撞了上去,头上这个疤就是当时留下来的。

        对于部落所有人来说,图腾是整个部落的精神象征,也是能够在这片蛮荒大地上生存下来的依仗,这样的作为简直就是和在坟头上蹦迪没两样。

        当时一群大汉疯了一样冲了上来将前身给拿下,一番蹂躏之后扔进了这个山洞里,前身没撑住,接着他就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        现在就是在等死,区别就是怎么个死法了,不过按照夏拓的推测,应该是架在火上给烧了。

        然后一群人围在火堆外起舞,嗷嗷大叫。

        嗯。

        烧了也不错,总比被吃了好,烧了骨灰还能滋养大地。

        一个激灵,夏拓拍了自己一下。

        被吃了也能滋养大地。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他整个身子蜷缩在了地上,良久之后才大喘了一口气,扣伤口血痂的毛病一定要改。

        不能死。

        刚穿越过来就死,那岂不是很没面子。

        “喂,我死了怎么完成任务,怎么成为边荒最强大的部落,快想办法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只有先成为部落之主,本系统才能完成激活。”

        “鉴于宿主眼下处境,建议宿主自裁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。”

        夏拓嘴角一抽,恨恨道:“我特么弄死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建议宿主自裁,互相都体谅一下下。”

        轰隆隆。

        这时,堵在山洞外的石头被推动,光亮一下子照进了山洞中,让蜷缩在地面上的夏拓有些不习惯。

        脚步声咚咚,一个壮硕的身影出现。

        “巫让你去河边吸引河兽,为取水队争取时间。”

        夏拓很快反应过来,这应该就是部落里对他冒犯图腾的惩罚了。

        残留的记忆中,部落外的河里生活着很多黑腹恐鳄,凡是去河边的人和动物都会受到它们的攻击。

        每一年在河边取水的族人,仅次于部落狩猎队的死亡人数,这是让他做饵,将死之人再利用。

        好歹是同族,竟然这么冷血。

        当然他也就是这么想想而已,冒犯图腾对于部落来说,绝对是第一大罪,没当场烧死就很是老天开眼了,前身自己找死怪得了谁。

        “建议宿主自裁,死的有尊严一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命都没了尊严个屁,老子就不死,气死你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夏拓就感觉自己被提溜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勒个去!”

        山洞外,阳光照耀下有些不适应的夏拓抬头朝着天穹望去,实在是没忍住。

        天穹上,庞大的身影横空,腹下三足,火焰翎羽如神,遮蔽了小半个天穹。

        这是太阳?

        啊呸!

        这是金乌!

        一百八十度抬头望天的夏拓,有点头晕。

        我在哪?

        我是谁?

        这场景,能不能给我破留点面子。

        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,太疯狂了,耗子都……哦不,太阳都长腿了。

        可惜抓着他的这个大个子,根本没有在意他的神色变化,冲出了部落,和另外三个人汇合后,一头扎进了茂密的丛林中。

        啪啪啪。

        嗯嗯啊。

        被人拎着,不断有树叶和草木打在夏拓的身上,让他很是难受。

        离河边越来越近,他的心中越来越不踏实,这些人不会直接将他给扔进河里,然后让黑腹恐鳄分食吧。

        真不会过日子,这样可是一锤子买卖,应该放开自己,说不定这次自己能躲开恐鳄,明天还能再来吸引恐鳄。

        “巨、鹿、恐,你们去河边取水。”

        靠近河边的茂密草丛中,拎着夏拓的壮汉终于说话了,他拎着夏拓试了试自己的臂力,这架势是就要将他往河里扔。

        真扔啊!

        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晃动起来,夏拓慌忙大叫起来,身子像羊癫疯一样颤抖,就差吐口白沫了。

    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个样子装的像不像,命悬一线别管什么法子了,能救命就行,要是这样被丢进河里,骨灰连滋养大地的资格都没了。

        “图腾!”

        “图腾!”

        “伟大的图腾给我了指引,快放开我。”

        四肢乱颤,身躯躬起,嘴中念念有词,夏拓卖力的挣扎着,电视上抓鬼的就是这么演的。
   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